衡阳

骡眼看衡阳丨传说中的“鬼城”都去了哪里?

发布日期:2020-09-14

摘要: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城?我不敢下结论,万一有呢?我若说没有,那鬼岂不是会来找我的麻烦?

住在衡阳是衡阳房地产家居网络平台,提供及时的衡阳房产,衡阳房地产,衡阳楼市,衡阳楼盘,衡阳新楼盘,衡阳房价、衡阳房产户型图,衡阳房产地图等信息。每天更新衡阳房地产新闻资讯,衡阳楼盘数据,衡阳房地产看房、搜索、选房地图,为衡阳买房客户提供各种辅助。衡阳买房、衡阳卖房就上住在衡阳网。

本文作者:骡子,本名罗安宝,笔名骆雨,时事评论员,专栏作家。

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鬼城?我不敢下结论,万一有呢?我若说没有,那鬼岂不是会来找我的麻烦?最早知道鬼城是在二十几年前。我在衡山时,外地的客人来衡阳,说要到南岳看鬼。我说南岳有佛、有道,有和尚、有尼姑,为什么一定要看鬼呢?

客人想看只好带他们去。在深山里面,还真有个鬼都,阴森森的,奈何桥、阎王殿、十八层地狱应有尽有,还有人生前没做好事死后应该接受的各种刑具都有,各种各样我们见过没见过,听说过没听说过的鬼更是全了。我不信鬼,也不怕鬼,所以就没细细的看。倒是几个客人,一惊一乍的,吓得汗都出来了,晚上回来一个个做噩梦,天不亮就跑了。离开衡山二十几年了,前些年参加一个政协的民主监督小组,组长叫刘伟民,说是鬼都的老总,一位民营企业家,我才又想起鬼城的事。问他鬼都还在经营吗?他说经营得很正常,已经并入南岳集团了。还邀请我们去鬼都避暑。我还真想去鬼都看看,看看那些鬼这么些年变了么?好好研究一下鬼文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刘组长口头上邀请过几回,就是没有实际行动。监督小组早就散了,政协委员也要当到头了,看来去鬼都避暑这个愿望是要落空了。

我们平常所说的“鬼城”其实应该就是一座空城。为什么会出现空城?战乱、自然灾害,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,甚至经济衰退,人口减少都有可能造成“鬼城”。最有名的应该是乌克兰北部的切尔诺贝利,靠近白俄罗斯边境,因为核泄漏事故被废弃。由于有辐射,这座城市已经无法居住,一晃又好几十年了。听说城里老鼠比猫还大,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横冲直闯,十分吓人。有老年人故土难离,又搬了回去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,常常站成街口的一道风景,就更像个鬼城了。这些年,美国人今天打这个,明天打那个,阿富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打出了不少的鬼城。看着曾经繁华富庶的城市千疮百孔,到处都是断壁残垣,孩子们要么流落街头,要么千里迢迢到欧洲去当难民,令人十分心酸。阿塞拜疆西南部的阿格达姆就是一座战乱造成的鬼城。1993年7月,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兄弟打了一架,在激烈战斗之后,阿格达姆被攻陷,随着小镇陷落,所有的居民被迫向东逃离,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,这座被遗弃的城镇建筑材料又被洗劫一空,现在城里就只见鬼不见人了。

也有经济转型造成的鬼城。原来的支柱产业或者因为资源被掏空,或者因为产业被淘汰,支柱倒了,人们谋生的饭碗没了,再住下去就无法生存了,只好逃离。日本长崎有个端岛,从1887年到1974年,近百年时间里这个岛住着不少挖煤的矿工,繁华时超过5000人。随着石油取代煤炭,日本各地的煤矿开始关闭,1974年端岛最后一口矿井被封,岛上大部分人离开了几代人生活的小岛,端岛也就成为了鬼岛。抗日战争时期,韩国来岛上务工的500多劳工死了122个,所以还真的闹鬼。也有不怕鬼的的年轻人,深夜里爬到岛上去捉鬼,但鬼跑得比人快,嗖的一声就没影了。

前些年,网络上也在炒作所谓的“鬼城”,还排出了中国大陆的十大“鬼城”。这些所谓的“鬼城”,要么是一些新城,像我们的云集,要么是一些城市的新区,像我们的华新开发区。记得当时炒得最严重的要数内蒙古的鄂尔多斯,排在十大鬼城之首。

鄂尔多斯虽然地理位置偏远,常住人口150万左右,但能源资源储备丰富。受益于西部大开发战略,整个城市几年间呈现出爆发式的财富增长。然而在“暴发户”式的增长之后,大量的资本找不到出路,投到了房地产领域,生生造出了康巴什新城,房价一路飙升数倍。斗转星移,潮涨潮落。由于鄂尔多斯产业单一,转型又不及时,房价一度又跌去7成,由盖楼兴起的借贷行业也几乎崩溃。再加上康巴什新城入住率不高,还有资金链断裂的老板、参与集资被骗的居民在新区跳楼,“鬼城”就更名副其实了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鄂尔多斯转型的成功,康巴什新城的房价很快止跌回升,由最低时的5000多元一平米涨到了10000元以上,品质好的楼盘甚至涨到了15000元。

被誉为“鬼城”的还有贵阳的金阳新区。金阳新区后改名为观山湖区,也是贵阳一座全新的城市,离贵阳旧城区有好几十公里。刚开发时,也是大手笔投入。听说一个楼盘可以容纳几十上百万人,有点像我们衡阳当年“冠都”的规划。而且,贵阳千万级体量的超级大盘还不止一个,有多个。花果园项目总建筑面积达1830万平方米,龙里生态城建筑体量达2000万平方米,中天假日方舟达1400万平方米,大川白金城达1600万平方米。什么概念?仅一个花果园建成就可入住35万常住人口,这样的规模足以抵得上贵阳市修文县人口的总和。而贵阳人口仅340万人。也就是说,贵阳新城可再装一个贵阳的人口,而贵州9个地州人口还不到4000万,要引导他们住进新城肯定需要时间,这样新区就成了地地道道的“鬼城”。十年时间过去了,“鬼城”的鬼跑了,鬼城不见了,人来了,观山湖区已十分繁华。数据显示,2019年观山湖区地区生产总值、固定资产投资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排名全市第一。现在观山湖区已成为贵阳新的城市中心,生态很好,产业兴旺,夜市发达,人口已经超过50万人,成了不夜城。而全国各地的人口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入观山湖区。2018年贵阳净流入人口就超过了30万,大部分进了新区,而且流入速度还在加快。观山湖城房价也涨了不少。2012年,贵阳老城区房价每平米6000元,而观山湖区不到5000元,但现在观山湖区已经达到15000到16000元,远远超过了老城区,成为全市房价最高的地方。

与此类似的还有“鬼城”郑东新区。近年来,随着内部人口流动与城市功能升级,昔日空空荡荡的中央商务区如今人气鼎盛。郑东新区建成区已经达到150平方公里,人口也达到了150万人,房价也由最低时的1.5万涨到了3.5万到4万,均价比老城区高出了2万到2.5万。去年的财政收入超过了300亿元,成了河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。

城市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规律,都有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我们常常武断地把人口还没有完全迁入、空置率比较高的新区称为“鬼城”,往往有失偏颇,不但影响了决策层的决策,影响学校、医院、文娱体育等配套设施的建设,也影响了居民人居环境的改善、市民的投资理财。长沙的梅溪湖就做的很好,他建了大量的楼盘,不管你住没住进来,但他把学校建起来了,有了多所高品质的中小学,由学校拉动了新区的发展。当年,衡阳的华新开发区也有人称之为“鬼城”,并言之凿凿的说没有30年时间兴旺不起来,现在时间才过去10年多一点,谁要是还称华新开发区为“鬼城”,那一定是脑子里进了水。

十几年前,一个朋友在长沙河西看上一套别墅,价格只有两千出头。记得去看房时枫林路正在扩建,车子从平和堂过去走了一个多小时。小区很大,有一千来亩,绿化很好,很多人的房子买了都空着。十年前我去看还是只见树木不见人,阴森森真的像个“鬼城”,后来河西区变成了湘江新区,梅溪湖的葡萄园变成了梅溪新城,步步高新天地也建到了附近,小区周边一下子热闹了起来。最近去看这个小区,已经人满为患,房价也由当年的两千多涨到了一万多。

住在衡阳是衡阳房地产家居网络平台,提供及时的衡阳房产,衡阳房地产,衡阳楼市,衡阳楼盘,衡阳新楼盘,衡阳房价、衡阳房产户型图,衡阳房产地图等信息。每天更新衡阳房地产新闻资讯,衡阳楼盘数据,衡阳房地产看房、搜索、选房地图,为衡阳买房客户提供各种辅助。衡阳买房、衡阳卖房就上住在衡阳网。